• 涉足建筑工程改造加固,基礎加固,樓房糾偏,橋梁結構加固補強等諸多領域。
    新聞中心 NEWS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
    重新用磚打造世界
    添加時間:2017-05-12

    磚,作為一種傳統的建筑材料,在經歷了玻璃和鋼材的攻擊之后存活下來,而且出現在許多非凡的建筑中??梢钥隙ǖ卣f,磚將在建筑上重新發揮作用。

    磚建筑艱難復興路

    過去,許多城市都是就地取材建成的。羅馬是用它的奶油色的石灰巖做建筑材料;巴斯(英國城市)是用它的暖色的石灰巖做建筑材料;巴黎用的是它本地的淺藍色的石灰巖;格拉斯哥用的是姜黃色的沙巖;耶路撒冷用的是本地的石頭。

    其他的城市采用它們地下的泥土和它們周圍的森林中的木材來建設。其中,倫敦采用的材料是它地下的泥土燒結成的磚頭。



    倫敦基本是用磚建造的。這座城市的一些地標性建筑的表面采用了石頭,但形成倫敦市民每天的生活背景的大部分建筑物,是用結實的磚建造的。

    從圣詹姆斯宮(St James Palace)到漂亮的安妮女王(Queen Anne)臺階;從喬治亞花園廣場(Georgian)到呆板的維多利亞時代的街道,構成這座城市的基本材料是“磚和沙漿”(bricks and mortar)?!按u和沙漿”已成為房地產的同義詞。

    但是,磚,一般不被視為現代性的材料,人們更樂意使用透明的玻璃和更堅固的鋼材。采用磚墻,建筑物內部更黑暗,它使車站受到灰塵的污染,使廠房變得壓抑。建筑技術改變之后,框架,拱頂和幕墻不再需要磚。

    現在,磚,經常是作為一種貼面材料使用。這就出現了一個“羅斯金的誠實”(Ruskinian honesty)的問題。例如,它到底是一種結構材料,或是一種裝飾性材料?但這種現代主義的教條的爭論似乎已經平息了。

    磚,在經歷了玻璃和鋼材的攻擊之后存活下來,而且出現在許多非凡的建筑中——從巨大的巴特西電站(Battersea Power Station——據說使用了6,600萬塊磚),到在圣潘克拉斯(St Pancras)的大英圖書館(British Library)。



    倫敦的在建筑上最有創意的建筑也是用磚建造的——從在貝克斯利希思的由威廉-莫里斯(William Morris)設計的“紅屋”(Red House ),到本特利(JF Bentley)的杰出的新拜占庭風格的威斯物敏斯特大教堂(Westminster Cathedral)。

    20世紀出現的磚結構建筑的總體語言,包括查爾斯-霍登(Charles Holden)的現代風格的地鐵站;倫敦郡議會的Dutch建筑和受裝飾風格影響的社會住房、花園及人行道。

    也許,最引人注目的是吉爾伯特-斯科特(Giles Gilbert Scott)設計的倫敦河岸發電站(Bankside Power Station)——現在的泰特現代藝術博物館(Tate Modern)。瑞士建筑師赫爾佐格-德梅隆,目前在這幢建筑的南端建造新的大樓。這幢巨大的建筑是倫敦的磚建筑復興的一部分。它不是突然出現的。多年來,建筑師重新采用磚作為倫敦建筑的基本材料。

    倫敦磚建筑的繁榮

    磚建筑早期的預兆包括一些非常好,經常是簡樸的房子??斔?圣約翰(Caruso St John)的“磚屋”(Brick House ,2005),位于倫敦西部,它的特色是在內部使用裸磚,并且通常用于高處。

    喬納森-伍爾夫(Jonathan Woolf)的“磚葉屋”(Brick Leaf House),在漢普特斯西斯公園的邊緣,是更大和更傳統的豪華建筑,但它是清一色的磚建筑。伍爾夫的“漆屋“(Painted House),是對戈爾德斯格林(Golders Green)磚材房子抽象的重新解讀。



    今年初,大衛-奇普菲爾德(David Chipperfield)的漂亮的(并且非常昂貴的)新住房7-10 Cottage Place小別墅,取代了布朗頓禮拜堂(Brompton Oratory) 旁邊的一些馬車房,為私人住房帶來了一種強烈的古典風格,在布朗頓禮拜堂的巴羅克風格和騎士橋(Knightsbridge)的紅磚結構之間進行調節。

    這是完全的磚房子,甚至短粗的廊柱也是用磚砌的。它的效果不錯。這是用普通的材料建造的超級豪宅。

    其他建筑師也用磚建造便宜的項目。在過去幾年主要是用于建造住房,甚至看到磚的使用爆炸性地增長。達根-莫里斯(Duggan Morris)創造了大量的磚建筑作品,包括在博瓦爾鎮(De Beauvoir Town)正在建設的一個非常漂亮的住宅項目。塞吉森-貝茨(Sergison Bates)在芬斯伯里公園設計的住房,是倫敦公寓區磚建筑物的重新解釋。

    這些項目中最成功的和最復雜的,是位于國王十字的,由馬克里諾-拉文頓建筑事務所(Maccreanor Lavington) 為開發商阿金特公司(Argent)設計的撒克遜法院(Saxon Court)。這是一種致密的、堅實的、溫文爾雅的建筑。倫敦一直在傳統上掙扎。

    馬克里諾-拉文頓建筑事務所將倫敦和荷蘭的時代是劃分得很清楚的。這是一種大陸風格的建筑,這種建筑不僅從阿姆斯特丹的苗條的磚住房學習,而且從倫敦國王十字的工業建筑學習。

    在目前的社會趨勢下,這也是不尋常的。這是一種適應真正的社會融洽的建筑。它大部分是比較廉價的住房,在個人和社會元素之間看不到差別。

    在國王十字的建筑的高度,圍繞著一個網絡來設計,社會元素被包含在內——帶有巨大的零售窗口的兩層樓房;較高的中央部分和偶爾凹進的陽臺。

    窗戶的上端和下端使用磚做成拱形。表面深部的復合物、連續的凹處和突出的元素,產生了陰影和結構的微妙表現。這是磚的最佳運用。它的模塊化;它的色彩和表面的微妙變化,創造了從戰爭以來,倫敦出現象最好的建筑表面之一。

    但是話說回來,這里新的東西不多。一個例子是阿爾伯特-理查森(Albert Richardson) 設計于1959年的貝肯大樓(Bracken House)。這里從前是一家報紙的總部。對于居民和城市來說,這是一幢很不錯的建筑。但也要知道它嚴酷的環境——它的旁邊是鐵路,而它的辦公室、庫房和陽臺,全是用磚建造的。

    磚建筑在歐洲擴展

    城市建設中,磚的漸進性利用(這一點與從未放棄磚建筑物的郊區相反)已從住房擴展到公共建筑領域。例如,一些經過充分考慮的學校建筑,建筑師使用了磚,并且產生了很大的影響。

    Cottrell and Vermeulen建筑事務所設計的令人喜歡的布倫特-伍德學校,將荷蘭風格的山墻與新都鐸王朝風格的斜肋構架結合起來,而Spa School學校將它的表面處理為帶山形墻的小臺階和帶圖案的磚墻。

    但這種情況不是倫敦獨有,甚至不是英國獨有。在某種程度上,北歐也重新用磚做建筑材料。這種材的使用,創造和定義了大多數成功的城市(常常是港口)的許多的工業、貿易和居住中心。



    例如,哥本哈根、漢堡、阿姆斯特丹、倫敦、利物浦及其他城市,給予磚以一種城市的連續性的意義。允許建筑師專注于空間、光線和大眾,以創造盡可能好的建筑。不必擔心完美、外觀和風格,從而導致那種陌生的、完全不同的和不令人滿意的城市復興在歐洲出現。

    隨著歐洲的磚建筑在荷蘭的住房、英國的工廠和漢堡的倉庫擴展,磚促進了一種“北方的現代主義”——不僅包括弗里茨-霍格(Fritz Hoger)的智利大廈(Chilehaus,漢堡,1924)的表現派現代主義,而且有斯格爾德-盧弗倫斯(Sigurd Lewerentz) 的圣彼得教堂(St Peter,瑞典克利潘,1963)。還有英國“多數派”——例如約翰-奧特朗(John Outram)和FAT(一個藝術和建筑團隊)的活躍。

    數十年來,磚似乎被限定在城郊的大量普通住房的建設中使用。這些房子被稱為“黑盒子”或“鞋盒子”。在城市中心,它被玻璃、鋼材和各種人造彩色板材取代。但現在,可以肯定地說,磚將在建筑上重新發揮作用。


    埃德溫-希思科特(Edwin Heathcote)系《金融時報》建筑評論家

    幸运28